afkvp人氣連載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上前線相伴-s4jow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章以佩的原话,顾慧英转告给了胡孝民。然而,胡孝民并没有打算就此原谅他。既然章以佩一开始选择蔑视自己,就让他蔑视到底吧。
顾慧英到楼上的卧室,他们现在还在一个睡床,一个睡地上,她转过身子,半边头发垂下,柔声劝道:“章以佩只是个商会会长,又何必揪着他不放呢?”
帝凰:神醫棄妃 阿彩
章以佩是带着诚意来的,胡孝民不仅不见,还不让收他的礼物。苏北清乡主任公署的工作,总得商会配合。
沉香劫 墨筝
胡孝民淡淡地说:“既然他一开始无视我,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我要让南通所有人都看到他的下场,得罪了我,会很惨的。”
他的想法很简单,通过章以佩立威。章以佩要么被收拾得很惨,要么被他推到对立面。苏北的新四军,很需要像他这样的大粮商。
顾慧英轻声说道:“他已经服了软,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呢?”
胡孝民随口说道:“我怀疑,章以佩暗中卖过粮食给新四军。甚至,他就是新四军在南通的粮食采购商。”
就算章以佩现在不与新四军作用,以后也会被他逼得跟共产党合作。要不然,今天晚上收了章以佩的礼,岂不是和气伴春风?
姨太太千歲 囡筆頭
胡孝民担任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可不是配合日伪清乡的。他要把敌人的事情弄得一团糟,新四军才有机会反击嘛。
庶難從命:世子請繞道
如果南通被他治理得跟个铁桶似的,以后新四军还怎么来南通活动?
如果接风宴章以佩来了,江松盛就会被逼得在南通混不下去。现在章以佩主动跳出来,他就成了在南通混不下去的那个。
顾慧英吓了一跳:“章以佩与新四军勾结?”
極品貼身家丁 紫微
胡孝民提醒道:“你忘记后大椿和付政的事啦?收购的军粮,一大半卖到了苏北。像章以佩这样的大粮商,不可能没参与其中。他们为了赚钱,自然会与新四军保持关系。”
顾慧英不再说话了,如果章以佩真与新四军勾结,她当然希望被胡孝民收拾。
对胡孝民的身份,顾慧英一直捉摸不透。刚开始时,她觉得胡孝民可能是共产党,之后见胡孝民与中统上海直属情报组合作,又觉得他是重庆的人。到苏州后,她又发现,胡孝民只唯利益至上。
陰陽師求生錄 詩江月
顾慧英突然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今天打电话给姆妈,她又说起小孩的事了。”
她嫁给胡孝民已经有一年多了,胡孝民对她表面上敬重,在外人面前,更是表现得像个模范丈夫。他们在特工总部和清乡苏州办事处,也是一对标准的恩爱夫妻。
刚结婚时,顾慧英对胡孝民是嫌弃的。她觉得,宁波来的胡孝民,又没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能配得上自己呢?之所以嫁给胡孝民,除了因为长辈指腹为婚的婚约外,还是因为顾慧英需要一个挡箭牌。
哪想到,胡孝民到特工总部后如鱼得水,一路升迁,成为赵仕君的亲信,顾慧英反而成了他的下属。
輕舟萬重山 mo忘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慧英就决定,只要胡孝民愿意,她可以成为胡孝民“真正”的妻子。
然而,胡孝民一直遵守着他们结婚时的承诺,只与他做假夫妻。
胡孝民翻了个身:“现在清乡要紧,哪有时间生小孩?”
顾慧英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你……”
她就算是个职业特工,可这种事还是开不了口的。她自认容貌无双,论才华,也是上上之选。胡孝民与自己朝夕相处,都说日久生情,可他依然将自己当成陌生人一般。
胡孝民随口说了一句:“马上要对中共苏中四分区进行清乡,我们要以工作为重。”
苏中第四行政区,属苏中行政公署领导。于如皋县掘港镇成立,驻地如皋掘港,下辖南通、如皋、海门、启东等县政府。
苏中四分区,与苏北清乡主任公署管辖的区域是重合的。为了站稳脚跟,非常有必要对苏中第四分区进行“清乡”。
魅惑蝴蝶:我的杀手爱人
当然,在清乡之前,胡孝民已经将日伪的详细计划,通过冯五报告给了华中局。到南通后,胡孝民与华中局城工部的联络又方便了一些,冯五可以掩护汤一贯的交通站,保证特工站的人不会去骚扰。
顾慧英说道:“这次我想去前线,亲眼看看新四军根据地的军民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胡孝民提醒道:“前线太危险了,政治工作团的人,经常被新四军打死打伤。他们当地的老百姓,与跟我们为敌。没有武器,就拿木棍和石头。你一个女人,出了事怎么办?”
他知道顾慧英是个意志坚定的女人,她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汉武挥鞭 汉武挥鞭
胡孝民此时想的是,如果顾慧英去前线,自己应该怎么办?
暖爱来袭:霸宠小萌妻 童童
胡孝民刚潜伏到76号时,顾慧英的存在,是很好的掩护。可随着码头情报组的成立,他与冯五频繁见面并交换情报,很容易引起顾慧英的怀疑。
这次来南通,胡孝民原本以为,可以与顾慧英分开一段时间,这会更有利于他的工作。然而,顾慧英毅然来了南通,他不得不让顾慧英待在身边。
他与顾慧英的身份,早就悄然发生了变化。现在的胡孝民,成了顾慧英窃取情报的最好掩护。
顾慧英固执地说道:“正因为我是女人,才不会出事。先不说我受过训练,就算新四军或老百姓发现了我,也不会觉得我是特工。我就说是上海过来投奔新四军的学生,搞不好能打入新四军内部呢?”
“如果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呢?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也是苏北清乡主任公署党务办事处的处长,级别不低了。一旦新四军发现你的身份,未必会让我赎人。”
顾慧英咬着牙,嗔恼地说:“你就这么看低我?”
胡孝民连忙解释道:“不是看低你,而是不想让你有任何危险。”
顾慧英说道:“不行,我必须去!”
胡孝民无奈地说:“好好好,你可以去,但是,一定要伪装好,绝对不能出事。身上不能携带任何关于特工总部和苏北清乡主任公署的东西,就像流亡学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