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ym9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死不了!推薦-e5wwb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你浑身的肌肉都遭受了极大的创伤。就算伤势恢复了,你的肌肉也需要漫长地修复。”
妳們的皇帝回來了 龍貓跳
薛神医皱眉说道:“你身上的骨骼,至少有超过十块出现了较大的损伤。在往后的日子里,可能也会对你构成一定的影响。当然,不会影响你的行动,却会让你承受常人想象不到的伤痛。”
薛神医吐出一口浊气。说道:“你说你这是何必?不论是洪十三或者楚中堂,明明都可以帮你挡住肖童。为什么非得亲自出手?就为了所谓的武道境界?难道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今晚,薛神医也在场。
他亲眼目睹了楚云所承受的近乎灾难般的折磨。
他的武道境界,是不如肖童的。
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的问题。
可楚云依旧选择了正面对抗。
打到他实在打不动了。打到就连肖童都筋疲力尽,没有了反扑的能力。他才彻底罢休。
有这个必要吗?
为了所谓的武道追求,真的可以连命都不要吗?
“你认识李药师吗?”楚云随口问道。
他的脸色很差。
差到仿佛感染了重病。
“李药师?”薛神医皱眉,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你是说李松青吗?”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楚云缓缓说道。“只知道他叫李药师。”
“你说的应该就是李松青。”薛神医说道。“我知道。不仅知道,他跟我们薛家,还有很深的渊源。”
“是恩怨吧?”楚云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薛神医点头。
“他今晚出现了。并坦诚了我父亲的死,和他有关。”楚云说罢。忽然话锋一转道。“不,不能说只是有关。他应该算是害死我父亲的关键人物。”
“有这种事?”薛神医对当年的事儿,知道一些。但具体细节,他无从可知,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嗯。”楚云微微点头。平躺在床上,接受着薛神医的治疗。“今晚,他还去过楚家。见过我的二叔。”
“你今晚面对如此强敌。竟还有时间研究他的动向?”薛神医皱眉问道。“你是真不怕死。还是足够心大?”
“在我报仇之前。我不会死,也不允许自己死。”楚云微微抬眸,看了薛神医一眼。“被他们害死的那个叫楚殇的男人。是我的父亲。”
“薛神医,难道你不知道父亲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吗?那是我老婆的公公,是我母亲的丈夫。是我孩子的,亲爷爷!”
“但在当年,他却被古堡围剿而死。这仇,我必报。也只有我,才有资格去报!”楚云忽然情绪有些激动。
傲嬌總裁,套路深!
也不知是内心出现了什么波澜。
还是忽然唤醒了对仇恨的偏执。
“你冷静一些。”薛神医劝说道。“你的伤势很严重。过于激动的情绪,会影响你的治疗。”
“嗯。”楚云淡淡点头。逐渐调整自己的情绪。
“今晚这件事,只是开始。”楚云说道。“我需要尽快恢复。”
“你不可能恢复的太快。”薛神医摇头说道。“你的伤,太重了。”
“只要我能坐起来。我就会离开这里。”楚云神色平静的说道。
他的伤口有些是挺大的,需要缝针。
可由始至终,楚云都没有吭一声。甚至脸上没有因为任何伤痛,而出现变化或者狰狞。
薛神医这辈子接触的病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他们是很注重自己形象的。
可在面对疾病伤痛时,薛神医没见过几个能像楚云这样毫不在乎的。哪怕承受着再大的苦难,也动摇不了他眼中的坚定之色。
我的青春blingbling
他冷静的像一头没有感情的野兽。
可薛神医却能够感受到,他的内心,是炽热的。
对仇恨的渴望,也是极强烈的。
强烈到任何伤痛,都无法动摇他的内心。
整个救治过程,是漫长的。
直至东方泛起鱼肚白,薛神医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完成了初步的治疗。
未来的漫长时间里,他还需要进行分工治疗。
巔峰公子 七月的魚
楚云的身上,已经没几个好地方了。这都是需要薛神医进行治疗的。
包括他的内脏,也在这场恶战中,受到了极大的波动。
薛神医甚至还要把脉,乃至于出动西医的高科技,来确诊楚云有否出现脑震荡的现象。
这种事儿,薛神医无法独自完成。也算是中医的一块短板了。
把脉,的确能判断出绝大多数的身体症状。
包括病人的反应,也能研究出一些症状。
圈個圈love you Angel_憶
可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必须通过科学来进行确诊。
收拾完工具。
薛神医看了眼陷入熟睡中的楚云。
他脸色苍白。
脸上也有较大面积的损伤。
那是和肖童硬碰硬造成的。
额头的皮肤,甚至呈现紫红色。看起来就像是造型古怪的戏剧人物。十分滑稽而荒诞。
这个年轻人的身体,究竟能扛到哪一天?
他活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就是为了给楚殇报仇吗?
楚云一路走来,薛神医都是见证者。
包括早些年从军时,薛神医对楚云也是十分关注的。
尽管没有出现在楚云的生活中。却也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包括他建立的军功。包括他承受的伤害。
老爷子的孙子,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
他的韧性和决绝,也是寻常人不可比拟的。
但坦白说。就像楚云这样的生活,薛神医看着都累。都觉得心疼。
萧如是那女人,真的就默许了这一切?
真的就没打算改善一下她儿子的生存环境吗?
她不会心疼吗?
不会对楚云的遭遇,感到揪心吗?
薛神医吐出口浊气,拎包离开了房间。
楚云需要休息,需要养足精神,才能面对接下来的治疗。
刚出门。
薛神医就碰到了楚中堂。
老怪物依旧西装笔挺。
京城风雪连夜,一直没有停下来。
他笔直的肩膀上,也堆了一些大雪。
他甚至懒得去清理,而是直勾勾盯着薛神医。
“怎么样?”楚中堂嗓音沉稳地问道。
“死不了。”薛神医冷冷扫视了楚中堂一眼。“这个答案,你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