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y7t熱門玄幻小說 不敗天王-第四百六十三章 最蠻橫的罪名推薦-6x8ob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林轩站在那里,气度威严如山。
至尊戰神之天衍風雲 雪夜紅塵
骄奢的禁军统领白雨辰,八十万禁军总教头卢玉衡,一点抗争的心竟然都起不来。
陈屠狗这个战场上厮杀淬炼出来的镇北战神,他们可以不在意,甚至还有些轻蔑。
对于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北领统帅,不败天王,他们也可以酸一酸,背后评点议论一番。
因为毕竟,那位远在北领。
而他们禁军,却是镇守上京,是天子亲军。
换而言之,是全大夏最精悍,装备最精良,战斗力最高的部队。
有这种天子光环加持,他们内心难免有时候会甚至觉得,北领军,北领天王也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这位不败天王,现在就这样站在他们的面前。
即使挂着林家弃子,上门女婿的污名,就这样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都不敢正视,不敢有丝毫抗争跟质疑。
这就是将军百战死,天王六年归,虽然褪去血火,但衣袖间,依旧是一身的戎马峥嵘;眉宇间,依旧是掠夺如火。
当这位镇国天王偶露峥嵘,便可以诸军仰止,万夫慑服。
爱是难题,目眩神迷
林家人不是军人,看不出来。
而他们两个,一个身为禁军大统领,一个更是战神教头,如何能看不出来!
不到长城非好汉。
不见天王终遗憾。
八十万禁军在天王面前,也只是土鸡瓦狗尔。
难怪北领军能一战平定百年之北夷大患,难怪东夷会跟大夏签下耻辱的城下盟约。
都是因为此人啊……
这时候,林轩对白雨辰看了一眼,淡声道:“过来。”
白雨辰哪里敢不听话,眼神灰败的走上前来。
简称森系
还没站稳,林轩已经从宋勇手里拿过手枪,“砰”的一枪,打到了白雨辰的大腿上。
白雨辰痛的闷哼一声,捂住自己受伤的腿,单膝跪地。
“这是小惩。”
我的青春叛逆期
惩罚了白雨辰,林轩将手枪随意的往后一丢,落入宋勇的怀里。
吓得宋勇一哆嗦,快速的拿住手枪,退弹,收起。
转头,林轩淡淡的对卢玉衡说道:“你们两个,带上十万禁军去西塞杀一万流寇,提着他们首领西斯科的头来见我,不然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不等白雨辰说话,卢玉衡就大声应命道:“是!”
他的下巴,额头,都还在流血,是被林轩打翻在地上蹭出来的,有的地方已经开始结痂了,可看上去还是很狰狞。
但是他现在,神情只是虔诚,敬畏,服从。
卢玉衡都答应了,白雨辰哪还敢有意见。
腿上剧烈的疼痛,无时无刻不是在提醒着他,若是敢说出半个“不”字,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
纵然他身为禁军统领,只有国主才能命令他,才能调动禁军。
但北领天王的话,他依然不敢不听。
他也知道,国主肯定不会驳回天王的命令。
果然,林轩拨出一个电话,淡淡的聊了几句便说道:“禁军久驻上京,只养成骄娇二气,更容易被上京世家渗透,长此以往,军将不军。”
听到这话,白雨辰跟卢玉衡,脊背顿时一凉!
这是再跟国主说话?
幸好,天王大人宽恕了他们,只是让他们去西塞杀敌。
“我让他们,去西塞练兵杀敌,跟您知会一下。”
林轩放下电话,淡淡说道:“过几天,你们就会接到调令。”
交代完,林轩也不再搭理他们二人,不在意赵大管家眼中的惊悚,更不在意铁甲军眼中的崇拜,只是对着武守国淡淡的说道:“破坏战区军事设备,知道该怎么解决吧?”
军事禁区?!
在场的禁军跟铁甲军全都愣住了。
也包括白雨辰跟卢玉衡两人。
这林雅芝的墓怎么就变成战区军事设备了?!
这不是栽赃陷害吗?
尤其是白雨辰,他可是跟林家族人保证过,一定会保赵大管家平安无事。
但是现在,显然天王是要杀鸡骇猴,要斩了赵大管家。
赵大管家更是吓得跪在地上,大声嘶吼:“这不过就是一处墓地,怎么就战区军事设备了?”
“林轩,就算你是天王大人,你也不能不讲理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不能这样啊!”
“……”
武守国眉毛一动,朗声说道:“天王大人人到了哪儿,大人的战车开到哪儿,哪里就属于战区军事设备,这毋庸置疑,是写到军规里的!”
白雨辰一句话都不敢说。
因为,身为统领,他知道,这是事实!
林轩淡淡说道:“赵大管家破坏战区军事设备,就地正法,尸体送回林家处置。”
赵大管家匍匐向前大声哀嚎道:“林轩,你不能这样啊……”
“你出生的时候,我……我还抱过你呢……”
林轩微微摇摇头:“身为林家大管家,你的罪过太多,百死不足惜。”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昭然若雪
浑沌记
“用这个最蛮横不讲理的罪名,来处决你,只是想让你跟林家人明白一个道理。”
“这世上,还有人比你们更不讲理。”
这时候,在场官职最高的几个人……
武守国,白雨辰,卢玉衡,宋勇。
某美漫的幻想具现 坚持的松鼠
他们都清晰的听到了天王大人的这句话。
他们顿时明白了林轩低调回归云州,低调入上京的意图。
他们也明白了,必须要为天王大人保守这个秘密的重要性。
确实,林轩就是这个意思。
他就是就用这种蛮横不讲理的理由,来处决赵大管家。
这种做法,必然会让林家人愤怒,恐惧。
因为恐惧,因为愤怒,从而疯狂。
因为疯狂,从而走向灭亡。
……
绝色尤物之杀手太冷 乖乖小白狐
赵大管家的尸体,被铁甲军送回到上京东郊18号。
看到这具尸体,被军纪长官宣读罪状。
顿时间林家震动。
林老太君差点昏厥过去。
赵大管家在上京林家当差三十多年了。
他是最懂得揣测老太君陈玉洁心思的,每件事都能做到服服帖帖,让老太局满意。
现在,他竟然死了!
在禁军统领打包票的情况下,被安上破坏战区军事设施罪名,被就地处决!
“真是反了天了!”
“区区一个林轩,为何连禁军都收拾不了他?”
“我要问问白雨辰,卢玉衡,难道我林家,少给他们好处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