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axh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一百六十六章:趙合燕進宮求情相伴-93m5p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苏景佑自来勤于朝政,这段时日又更是被田文滨的事和南戎、大熙等国的几封国书弄得头疼,根本脱不开身。
虽是册妃宴封了四妃,也纳了些新人,但除了去曲宜宮看看病着的万贵妃,苏景佑几乎甚少踏足后宫。
康欣馨盼着承宠好再晋一晋位分,却是始终没机会。
修真之超級采集術 悲劇初始化
她知晓前朝事忙,便只能打听打听赵合燕母子的近况聊以安慰。
“就这么放出来了?”赵合燕的情况却令康欣馨有些不满。
类神
心腹丫鬟喜儿答:“说是大理寺已经证明了老爷和二夫人的清白,便放了,但三小姐如今还被关着。”
铁血仙尊
喜儿便是之前的丫鬟欣儿。
因康欣馨的名字中有一个‘欣’字,欣儿与她相撞,便改了欣儿的名字,取‘欣喜’的‘喜’字,称喜儿。
其实上殷没有什么取字相撞这样的说法,加上自小主仆二人感情便好,原是不必改的,实在算是被逼无奈。
康欣馨虽进了宫,但却只是一个区区选侍,如今渝妃怀着孕,好几次两人遇上,渝妃便刻意刁难。
也不知尤渝瑶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是康欣馨与摄政王妃关系匪浅,册妃晚宴还有人看见她们在寂静处说体己话。
尤渝瑶十足讨厌沈落,连带着便也讨厌康欣馨。
每次见了康欣馨,尤渝瑶便仗着自己身怀龙嗣,支使康欣馨为她做这做那,更有些低贱的活计,不能支使康欣馨,她便支使欣儿去做。
一口一个‘欣儿’,尤渝瑶看着的却是康欣馨,摆明了是在借丫鬟的名字侮辱主子。
如此几次,欣儿也平白被作践,两人商量着便将欣儿的名字改成喜儿了。
你在天堂,我入地狱
此时听了喜儿的话,康欣馨有些不大高兴:“田大人就这么点本事?这么快就把姓赵的放出来了,呵……”
“主儿放心吧,三小姐还在里头呢。二夫人素来疼爱三小姐,只怕眼下正恨自己,不能去替三小姐受那牢狱之苦呢~”
闻言,康欣馨的面色果然缓和了些,随即又皱了眉:“只可惜这回是把二房弄进去了,大房的人却是安然无恙。”
之前王氏怀生康欣馨之时难产,本是赵合燕动的手脚。
醉天瘋道 獨孤戰天
王珍年轻时颇有姿色,也得了康禄的宠爱,赵合燕原本想在王珍生育之时一尸两命,却不想她们母子命大,竟是活了下来。
不过王珍自此身子差了许多,又坏了身子生不了孩子。
没有儿子傍身是王氏的心结,是以她日渐憔悴,最后便色衰爱弛了。
赵合燕却是不知道,王珍在那之后曾有过一个儿子,只是后来小产了,虽是瞒着府中无人知晓,但康欣馨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而那儿子之所以小产,也是因为王珍难产时留下的不足。
害三房的是二房,但大房的钱弗也知晓这些龌龊,却是冷眼旁观,任由两房争斗,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大房和二房都不知道三房曾失去过一个儿子,但在康欣馨心里,三房与她们两房之间,便梗着一条人命。
如果母亲有个儿子,她有个弟弟,那是不是这些年在康府,三房便不会这么卑微?
可哪有什么如果呢?她终究是没有弟弟了,而且永远也不会有。
想到这里,康欣馨心中便涌起一股恨意。
漂泊的孤舟 筱烛
但也如沈落所说,她最恨的或许不是失去弟弟本身,而是因为失去了这个弟弟,她这些年遭受的不公和冷遇。
“主儿如今进宫了,等陛下忙完了这阵子,您得了圣宠,到时候想收拾府里那帮人还不是勾勾手指的事吗?”
喜儿这话说的动听,只是康欣馨的神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
永无止境的怀抱 张小娴
受宠?
饶是康欣馨素来自认有些姿色,如今心中却是没个底。
那日晚宴见了皇上一面,可皇上似乎并不为她的美色所动,甚至还有几分冷淡。
是自己不够美么?还是皇上那日有什么别的原由?
康欣馨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且等皇上忙完了这几日,再找机会试一试便知。
“主儿…”一个丫鬟自小径朝着两人走过来,站定后她细声道:“宣懿门递了话进来,说是康府的二夫人想见见主儿。”
“二娘?”康欣馨有些诧异。
契约萌妻:腹黑老公快滚开
上殷宮规,妃嫔家中的女眷入后宫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一般只肖递了府邸的门帖确认身份,再在值班的宮卫手底下写明进宫事由,之后只要通传后,宫里来了人接应,便可以随人进去了。
约过了一个时辰,康欣馨已经用完了午膳,赵合燕这才在宫人的带领下进了曲夏宫。
曲夏宫的一应饰物都算不得上乘。
因着如今曲夏宫里头只住着康欣馨和另一位芸贵人,宫中无主位妃嫔,两人的位分又都不高,故而内务府送来的物件儿便不大贵重。
宫里一贯拜高踩低,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虽不奢华,但赵合燕进来的时候,还是被曲夏宫硕大的宫殿以及窗柩雕栏的精致晃了眼。
深海提督
这些本该是属于她的薇儿!
妖鳳邪龍 若水琉璃
赵合燕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再开口说话时,却是十足的谦卑。
“馨儿!”赵合燕眼含泪水:“好馨儿,看在薇儿与你姐妹一场,二娘求你救救你三姐吧!”
说着,赵合燕竟是屈了膝要下跪的模样。
眼疾手快,康欣馨夺步上前一把将赵合燕扶住,随即递给喜儿一个眼神。
喜儿会意,立时把院子中不相干的人全遣了出去。
“二娘快快请起!馨儿哪里受得起二娘这样的大礼!”
宫人们临去前只听见康欣馨这最后一句,随即便听不清了。
见人都已经遣了出去,康欣馨哪里还有半分焦急的神色,只收了手站定,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二娘今日进宫果然是为了三姐么?”
“难为你…还肯叫我一声二娘……”赵合燕的神色仍旧是谦卑低顺,直叫康欣馨一愣。
扫了赵合燕身后的桂岚一眼,桂岚正捧着的一个匣子恭恭敬敬地站着。
康欣馨反应过来,赵合燕大抵是为了田文滨之死一事,来求她为康明薇说情的。
从前在康府,康欣馨受尽了赵合燕的白眼,此时对康欣馨来说,这绝对是报复回去的大好机会。
不等康欣馨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想趁机给赵合燕一点颜色看看,赵合燕却是先一步‘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
“馨儿!你大人大量,从前的事你恨我一个人就好,薇儿是无辜的!求你救救薇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