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py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贅婿神王-第三百零一章 送終!推薦-e7gbk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
“别急。”
叶宁温柔安慰的说道;“现在就算让爸妈来省城也没用,外公现在住在医院里面,肯定在他的病房外面有人看守,况且现在李家大权旁落,李青山执掌了王族,如果此时让爸妈赶到省城,会更加危险!”
“那怎么办?”
“总不能真让大伯夺权吧?”
三个女人神色焦急的看着他,眼神露出希冀的样子。
“外公再哪家医院?”
叶宁抬头看着李墨染。
“省城中心医院骨科二十层。”
“今晚我先去看看情况。”
“我也去!”
“还有我……”
三个女人同时异口同声的站起身看着他。
不行!
叶宁冷漠的看着三人,态度强硬;“现在今时不同往日,我自己去更方便,如果带着你们三个会很麻烦。”
“可是……”
三人欲言又止,虽然百般不情愿,可也明白他说的话。
本来现在情况特殊,李青山又执掌了王族,医院里面肯定是严防死守,不知道安排了多少人再李晋民的病房外面,叶宁自己一个人去的话还更隐蔽。
到了晚上叶宁直接驱车赶到了省城中心医院。
把车停好后直接进入了门诊大厅,而后进入了电梯按了二十层。
很快电梯就到了二十层。
叮咚。
电梯门被打开,叶宁随着几个病人走了出去,顿时眯起了眼睛。
此刻再骨科二十层的整条走廊,除了护理站的几个忙里忙外的女护士,还有一些眼神犀利的黑衣大汉再来回巡逻。
叶宁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整层走廊的黑衣大汉足有十几个。
不得不说这李青山的心思还挺缜密,做事滴水不漏,为了防止有人来探视李晋民,直接加强了人手巡逻。
但叶宁也不是傻子,此刻他绝对不会硬闯。
而是乘坐电梯又回到了门诊大厅,接着打晕了一个男医生,最后戴上了口罩,换上了白衣大褂,戴上了听诊器。
紧接着叶宁又坐电梯回到了二十层。
叮咚。
出了电梯他向着病房的走廊看去,顿时就看到了一间病房门口站着两个黑衣大汉。
站住!
病房门口的两个黑衣大汉虎视眈眈的看着叶宁,直接挡住了门口。
“我要查房让开!”
叶宁喝道。
“你是今晚的值班医生?!”
一个面容粗犷的黑衣大汉冷冷的盯着他打量。
“是的。”
叶宁点头。
“叫什么名字?!”
遭了!
顿时叶宁心中咯噔一声,他打晕那个医生的时候忘了拿胸牌。
但是却听到一个护士称那个医生叫王帅。
“王帅。”
叶宁立刻回答道。
闻言两个黑衣大汉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其中一人冲着再走廊巡逻的人招了招手。
立刻两个男子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你们俩个立刻去护理站问问护士有没有王帅这个医生。”
“遵命!”
两个男子飞快的跑向护理站,几秒钟又飞奔了回来。
“有王帅这个医生,是骨科的一个主任。”
“主任?”
门口的两个黑衣大汉狐疑的盯着叶宁,其中一人讽刺的说道;“现在的医院真是藏龙卧虎啊,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科室的主任,你小子是花钱进来的吧?”
哼。
叶宁瞪着眼说道;“关你们屁事?耽误病人的病情你们担待的起吗?!”
“你?!”
一个黑衣大汉沉下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作势欲打。
老八!
鳳傾之痞妃有毒
那个黑衣大汉喝道,对他摇了摇头,随后让出了门口的位置,说道;“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超过一秒钟老子打爆你的脑袋!”
叶宁没有吭声,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病房内只有一张床,李晋民躺在上面,面色苍白,鼻子上插着氧气管。
咳咳!
看到医生进来,意识昏沉的李晋民微微睁开了眼睛。
“我是今晚的值班医生,你躺着不要动就好。”
“嗯……”
李晋民迷离的眼神透着沧桑,面色苍白如纸,艰难的点了点头。
随后叶宁对其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
装的有模有样。
再确定门口的人没有偷听观察后,叶宁从容的坐在了李晋民的床边,而后把听诊器伸进了李晋民的胸口。
虽然李晋民眼神迷离,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他很快就感受到了胸膛传来的异样,顿时眼睛一缩,激动的差点要拔掉氧气管。
“是……你?!”
李晋民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眼神瞪的滚圆,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嘘!
顿时叶宁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随后拿出兜里的笔和纸,迅速的在上面写了一句话。
“还有希望吗?”
这句话自然指的是李晋民的病情。
立刻他摇了摇头。
“你想让我怎么做?”
“夺权!”
“谁来接替你的位置?”
“李道然。”
闻言叶宁默默点头,李道然正是李墨染的父亲,是省城某机构的一个小领导,她的父亲从小家里贫穷,也是上门女婿。
这些年李道然一直都不受李家待见,经常遭到各个李家人的打压,即使再老太太大寿的时候也没有资格参加,入赘了王族李家后连姓氏也改了,跟随了妻子的父姓。
交代完后事李晋民张了张嘴,表情极其的痛苦,嘴角向外吐血,见此情况立刻叶宁就要施救,不过却被李晋民阻止了。
“那副画……事关……江陵市……叶家……秘密……”
还没等李晋民把话说完,猛然间他的身子就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像是浑身抽搐一样,嘴里和鼻孔噗噗的向外冒血泡,如同流水一样堵都堵不住,白色的被褥和床单立刻被鲜血染红,李晋民死死的抓住他的手,没有让叶宁摁呼叫器,紧紧几秒钟后就停止了抽搐。
眼睛暗淡无光,脸色苍白,鼻孔里和嘴巴都是鲜血。
可是却带着一丝笑容。
叶宁瞳孔紧缩,用力咽了口唾沫,内心有无奈和悲伤,于是伸手去试探李晋民的鼻息,整个人脑袋一阵轰鸣。
死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李晋民完全就靠一口气撑着活到现在。
仿佛就是再等自己!
碎天神帝 源詠燁
朝花夕拾
那炼死前的笑容像是解脱了一样。
没有任何遗憾。
还好我有神级账号 天秀弟子
洒脱的走了。
我这算是给你送终么?
叶宁盯着病床上渐渐冰凉的尸体,心里充满了惆怅,两个月前还好好的李晋民,现在却突然撒手人寰,临终前都未能有儿女再一旁守护陪伴,反倒是他这个外人送终,这是多么令人讽刺的事情。
此时李晋民的儿女都在争夺王族的利益和权利,谁又会关心这个濒临垂危快要死的老人呢?
最后叶宁强忍着波动的情绪走出了病房,直到下了电梯后,整层楼的黑衣大汉一阵大乱。
明統天下
此时他已经驱车离开了医院。
彼时。
江陵市清水河畔别墅区。
李雪梅靠在沙发上正在拿着针线缝补一件衣服。
烟儿再沙发上蹦蹦跳跳的。
啊!
突然李雪梅惊叫一声,手指不小心被针扎破,顿时鲜血流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
听到李雪梅的惊呼声,正在厕所解决问题的林凡立刻冲了出来。
風雲大唐
“没事就是手指被针扎破了。”
李雪梅镇定的说道。
“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一点都不小心,我去给你拿创可贴。”
以妃為尊
林凡无奈的说道,随后转身进了卧室。
“奶奶疼不疼呀?烟儿给你吹吹。”
看到李雪梅手指受伤,烟儿扑闪着大眼,认真的坐在了她旁边,伸出稚嫩的小手抓住李雪梅的手指。
呼!!
呼呼!!
木叶之鼬神再现
十分可爱的样子。
簡的故事
“来贴上。”
林凡拿着创可贴走了出来,温柔的说道。
“老公我的右眼一直跳个不停,心口也是一阵一阵的疼,总觉得有事情发生了。”
林凡瞪了她一眼;“别胡思乱想,都是你自己失眠搞得。”
“不行我给叶宁和浅雪打个电话。”
说着李雪梅拿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