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q2b精华都市异能 戰錘王座笔趣-第21章 失蹤閲讀-lp9vn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夕阳下的山丘被雪花覆盖染成了白色,旷野上丘陵起伏,远方,巨大的雪山连成一片,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下,弗拉基米尔盛装前行。
他心情大好,犹如这正在融化的冬雪。时隔一年,他终于可以再见到自己的儿子了。那封女王的特赦令被揣在兜里,悟出了温度。
长城就在不远处,那座屹立于基斯里夫北方的绝壁之墙犹如巨人的白色手臂,将大地一分为二,南边,是广袤的草原和林地,是文明秩序之国基斯里夫人的家园。高墙以北,则是野蛮、混乱与劫掠的巨魔之国。两种截然不同的形态在这里交织,又被分割开来,形成鲜明的对立阵营。长城就像是文明秩序的象征,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将人类的文明散播。
弗拉基米尔骑着快马一路飞奔,巨大的白色城墙在眼前缓缓呈现,它越来越高大,越来越高大,直到犹如一座山峰般,屹立在弗拉基米尔面前。
黑鸦堡的卫兵叫住了他们,并让这些骑士出示通行令。在女王丹尼斯的统治下,连基斯里夫的王宫贵族都不能随意进出长城,这些来自南方的骑士自然也不例外。
弗拉基米尔翻身下马,走到卫兵面前,将象征自己身份的戒指和皇家政令同时出示。这只是出入要塞的凭证,他还有一份很重要的书信没有拿出来,也没必要拿出来给一群士兵看。因为那是女王丹尼斯的特赦令,是关于自己儿子鲍里斯的。他来接自己儿子回家了。
贴身保镖:我的千金大小姐
卫兵接过令牌,仔细对比确认后,很礼貌的接待了这群来自都城的贵客。他们的确是贵客。弗拉基米尔大公,卡斯托那伯爵,这些人平日里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自然成为了贵客,稀客。
总司令官沃里克姗姗来迟,他正在长城上视察守夜人部队,从长城上下来着实是一件耗时的事,哪怕用升降梯,也要好一阵子。
“公爵大人,您怎么从基斯里夫城赶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全能快递员 麓泽
司令官带着友好,谦卑的语气说到。尽管岁数上他比弗拉基米尔还要大上一些,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叫眼前这个男人一声大人。
“长话短说,我们进屋谈。”
弗拉基米尔说着,径自走进了屋内。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沃里克没有吭声,尽管心里略有不舒服,但是等级上,他的确比弗拉基米尔低很多。
即便是总司令的办公室,布置依旧十分简单,在弗拉基米尔看来,甚至有些简陋。厚实的墙壁上挂着一张棕熊毛皮和两把佩剑,地上是光秃秃的石砖,连张地毯都没有。酒水在炭盆上加热着,整个房间唯一的家具是那张沉重而巨大的办公长桌,还有桌子后面那张在普通不过的木椅,除此之外,连张沙发都没有。
弗拉基米尔眉头皱了一下,显然,他并不关心这里的环境有多简陋,他只是猜想——连总指挥官的房间都如此简陋,那么,自己儿子所居住的环境一定很糟。
“辛苦你了,司令官阁下。”
絳花劫
弗拉基米尔进来,拉过椅子,自己坐了下来。环顾四周后将目光重新放回老沃里克身上。
特壹營 賴貨
沃里克握紧拳头行礼,“保卫长城,保卫基斯里夫,是我毕生的职责。”
话音刚落,便被弗拉基米尔扯开了话题——
“我听说长城修建工作并不顺利,时常会遭到野兽人和野蛮人的入侵。”
“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的战士都视死如归,毫不退缩。”
沃里克回答到。
“那么,我的儿子呢?”弗拉基米尔停顿了一下,“我是说鲍里斯。”
“他很勇敢,他是我们中最勇敢的一个。”
司令官继续回答到。
“那么,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一面。”
盛寵之毒後歸來 貳四
弗拉基米尔问完,沃里克的脸色铁青,他已经猜到了这位基斯里夫大公来到此地的目的。但是,鲍里斯……
冷王盛寵,壹品馭獸妃
“抱歉,大人,鲍里斯没在这里。”
沃里克低声回到。并准备好迎接大公爵的怒问。他没有做错什么,沃里克坚信,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秉公办事。
“没在这里?什么意思?”
弗拉基米尔质问到。他盯着眼前这位长城指挥官,心里感到了不安。
“大人,鲍里斯和游骑兵前一阵子外出执行任务,至今未归。”
沃里克冰冷的回答到。
“你什么意思?我的儿子鲍里斯北出长城,失踪了是吗?!”
弗拉基米尔的声音明显大了起来,他一直以来的期盼,如今却要化作泡影。他很想捏死这个老头,但是他不行,长城指挥官由罗德亲自任命,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却直接听从罗德的命令。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是的,大人。”
灵墨诀 琴璃殇
沃里克清了清嗓子,回到。
异界大贤者 渠黄
“失踪多久了?”
弗拉基米尔强忍着情绪,继续追问。
“一个月。大人。鲍里斯和游骑兵外出长城,执行摧毁野兽人定居点的任务,按照游骑兵们的说法,他们在森林中遇到野兽人埋伏袭击,鲍里斯独自一人斩杀了野兽人首领,救回了大家。但是之后,他不与众人一起回来,而是继续独自一人,前往森林深处,继续完成任务。”
“够了!”
沃里克的话被弗拉基米尔当场打断,他实在听不下去了。也无法再容忍这样的事发生。
“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被流放至此,但是他依旧是我弗拉基米尔的儿子。这座城墙外,有着无数的危险,没有长城,你们凭什么认为几个骑兵,可以摧毁一个野兽人部落?”
弗拉基米尔大声质问,门外的守卫纷纷驻足,伸长脖子好奇观望。
奇俠布衣
“这是守夜人的任务和职责,保证长城不受任何外族的入侵,我们的工期被延误了,必须尽快清除城外的野兽人。”
沃里克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愚笨至极!”
弗拉基米尔怒吼到,他原本期待的画面,今天,便是他和儿子团聚的时刻。而今,却听到另一个可怕而残酷的现实。
“我会派人,找到我的儿子。他现在不再是长城守卫,不再是守夜人,从今天开始,他将恢复我家族的一切名号和权力。”
说着,弗拉基米尔将那封被捂热的密信拿了出来,扔在了桌上——
“基斯里夫冰雪女王丹尼斯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