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536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六十九章:記憶中的暴雨夜-ru5sm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林年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醒在一场无边的暴雨中,身边是撞毁的奔驰S500,成群的死侍聚拢在高架桥的两侧,如街灯一般从这边照亮到那边,汇聚于路的尽头,那端坐于八足神骏的神祇手持昆古尼尔仰天沐雷,犹如天神下凡。
然而这幅画面是静止的,就像一副立体全息的画作一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角落都真实逼真得让人分不清真假,定在空中的不规则雨滴折射着神的光辉和刀剑的冷厉。
极静的画面中有人大声鼓掌,林年抬头看去,在那神祇尊贵而高傲的头颅上竟然踩着一双白净的小脚,再往上看白衣金发的女孩竟然站在奥丁的头颅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切,手中的掌声响彻整条高架路。
“那么,觐见吧!”金发女孩张开双手威严地喊。
高架路上,林年侧着头盯着女孩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台词从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人物口中喊出,效果会格外具有震慑力和庄严性,然而在当下,他只能从金发女孩身上感受到刻意绷出来的威严和一股浓郁的中二感。
勇闖天涯 天子
“嘿,配合一下啊。”奥丁的头炉上,金发女孩看见林年并不买账,只能悻悻然地跳了下来,如羽毛一样飘在暴雨中,没有重量似的轻点地面落在了他的面前。
“我记得我在酒店里很早就睡了。”林年伸手捏住金发女孩的脸颊扯了扯,“所以说现在我在做梦?”
“捏脸为什么不捏自己的?”金发女孩也不甘示弱地扯住了林年的脸颊,两人各扯住一边用力的拧…结果最后还是林年绷不住了,因为他发现疼的好像就只有自己。
“我怀疑我以前做梦梦见你就是你自己在作祟,你这算什么,我的床头鬼吗?”林年揉了揉脸蛋,低头看了下身上的执行部风衣和内衬的T恤,果不其然正是早些时候在高架路上的打扮,现在居然全部还原了。
“我还鬼压床嘞,你自己太想我了才梦见我了能怪在我头上?”金发女孩也揉了揉脸蛋,也不知道是真有感觉还是装的。
林年没理她,独自在周围走了一圈,靠近了高架路边缘的死侍们,黑色斗篷之下一张张苍白的脸纤毫毕现,简直不似梦中那如隔雾看花的模糊之景,他甚至还胆大包天的伸手戳了戳这些死侍的脸颊和嘴唇,可惜它们并没有活过来咬上他一口。
“你是怎么做到的?”林年收回手转身看向不知何时爬到奔驰车顶上摇晃着双腿笑着的金发女孩。
“既然我能在你的脑袋里吃拉面,未尝不能帮你还原出你才遇见过的,记忆深刻的事情。”金发女孩伸手拖着那些尚未滴落的雨滴,让它们提前化在了自己素白的掌心中。
壹顏傾情
林年没说话但很明显看见了这一幕脑袋里产生了一些联想,而金发女孩也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好像读出了男孩的所想但却没有开口点破。
“大晚上不睡觉,把我拉进记忆里要做什么?再看一次你今天的表演吗?”林年问。
“是啊,我今天那么帅气逼人,当然得重播一遍。”金发女孩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光着脚丫踏步踩在满是积水的奔驰车顶上,踏出数步,然后指天指地满脸庄严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看见她这幅神经的模样,林年觉着这家伙好像越来越活跃了,从最开始自己遇见她时的神秘,再到现在直接当着自己的面整花活儿了…难道真就太熟了开始显现出了真正的神经病的性格了吗?
“来,过来。”金发女孩又一屁股坐在了车顶上向林年招了招手,林年站在原地盯着她,好一会儿才放弃了抵抗叹气走了过去,单手按住车顶撑跳坐在了她的身边。
“说看重播,我们就看一遍重播好吗?”金发女孩从身后掏出了个遥控器…林年真没注意到她从哪儿掏出这玩意儿的,起码看款式还是他以前跟林弦住在那间出租屋里老旧电视的配套版,果然金发女孩能将他记忆里的一切东西都当做玩具一样随意摆弄。
金发女孩对着面前这静止的画面按下了播放键,世界动了起来。

大神很命苦 初夏陌陌子
奔驰S500的车门前,林年冲了出去,领域瞬间扩张笼罩了高架路以及末端的那位神祇,金色的刀剑在地上划出粗长的沟壑,石屑溅射到护栏上弹起片片火花,他的速度逐渐变快,直到领域扩张的极限的瞬间,他如烟如雾,消失在了雨雾中。
复合领域·时间零·刹那·七阶。
林年以山堆的死侍为踏板,爬上山峰冲向了奥丁!王域急速收缩,但他却如破开坚冰的核动力轮船一般切开了所有阻碍,一刀砍向了奥丁的王座!
这时,画面被暂停。
远处,奔驰S500上,金发女孩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看向身旁的林年本尊说:“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吗?”
林年看着遥远处记忆中刺杀王座的自己:“未探明敌我实力之前不应该主动近身,而是依靠热武器进行试探摸底?”
“这只是很小一部分的错误。”金发女孩说,“你最大的错误是不应该以人类之躯撞击‘王域’。”
林年微微眯眼,在奥丁的身边果然有一层浓缩到实质的灰色领域,也正是那层领域阻隔了他的进攻,让他的速度到最后的时候慢了整整数十倍,从一开始复合领域下接近超过九阶刹那的速度,再到挥刀砍向神祇时受到王域的影响已然降低到了不过五阶…或者更低的速度。
“三阶,那时你斩击进王域后的速度大概只有三阶。”金发女孩淡淡地说,“实际上你是以三阶的速度在向一个君王级别的混血种挥刀。”
林年沉默了,任何的战斗在事后都很难进行复盘,因为在战斗途中不可能每次都有观众将你的行动事无巨细地看在眼里,并且再用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法进行复盘。可现在一经过重申自己的经历,很快就发现自己其实犯了很多愚蠢的错误。
“所以你失败了,可幸好王域被炼金领域撕破了口子,奥丁也有些惊讶,只是将你击退,而并非将你击杀在那里。”金发女孩按下了播放键,林年挥击被昆古尼尔格挡,再被那身边流水的水压压迫着冲飞出去。
“这时候离开了王域,我的速度应该回到了超越九阶刹那的极限了。”林年看着空中倒飞出去,用炼金刀具减速的自己说。
“是的,没错,但你还是被击中了。”
昆古尼尔的枪尖如流星般笼罩了路上的林年,他依靠神速躲了过去,但那流星的光点却依旧从他身后追上了他。
五次命中。
林年摔落高架路。
“再看一次还是感觉很诡异。”林年轻声说。
————
“要不我倒带,再看一次?”金发女孩提议,“你扑街的样子很少见,所以这一幕我记得很清楚,你头发丝翘起来的一撮的画面我都清晰保留了下来。”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这个就不必了,快进吧。”林年夺过了金发女孩的遥控器按动快进按钮却发现没反应,金发女孩哼哼着伸手,他只能把遥控器还了回去。
快进按钮按动,画面开始高速向前滚动,雨水狂落,神和林年乃至出场的金发女孩说话的台词也被压缩成了尖细的声音,直到神抛出昆古尼尔要刺断整条高架路的时候,金发女孩才忽然按下暂停。
“来,挪个地儿,这里马上就要塌了。”金发女孩带着林年跳下奔驰小跑到了路边,一脚踹飞站在原地的两只黑影,排排坐在了高架路的护栏上。
播放键按下,一切都如记忆中一样…或许这本就是他的记忆,以昆古尼尔刺中的高架路为节点,后半段直长的道路开始节节绷断,万钧之力将千米长的道路崩毁了,块块巨大的混凝土钢筋跌落黑暗的深渊中去。
奔驰S500也毫无例外地坠落了下去,可这一刻,在金发女孩和林年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长条形的金属箱子,上面印着半朽世界树的校徽——这个箱子本该是在坠落的奔驰上的,可现在却兀然地被人丢在了路边。
“这个时候你还有工夫把这个箱子拎回来?”林年看了眼踩在昆古尼尔上向前走到枪尖喊出那句台词的自己有些意外,“难怪我逃出尼伯龙根的时候手里还抓着这个箱子。”
“里面可是保存了你的身份证件和一些手续证明的,要是丢了你不得麻烦死?”金发女孩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看着你一直跑民政局补办手续,无聊死了…而且只要由我用出了浮生,别说奥丁了,再厉害一点的家伙来都不一定留得住我。”
來自大宋的情 醉花陰
“比如?”
“没得比如,别套我话。”金发女孩瘪了瘪嘴,“好好看我是怎么表现的,我不是说了吗,你什么时候能初步掌控‘言灵·浮生’,你就什么时候不必回溯了。”
“怎么说的好像你可以控制我‘回溯’这个后遗症的样子啊?”林年说。
“哪儿的事情,别瞎想好吗?”金发女孩咂了咂嘴,“这种时候没爆米花和可乐真是可惜啊。”
霸氣遮天
“这种事情还不是你想就能有的?”
“也对豁,感谢提醒。”金发女孩笑眯眯着果然从身后掏出了足够两人吃到饱的大份焦糖爆米花和两杯可乐。
此时,由枪尖巅上的‘林年’也释放了这个序列号高达三位数的可怕言灵。
领域高速笼罩整个高架路,在这一瞬间,旁观的林年简直看到了浮光掠影填满了整个世界。
言灵·浮生的真正效果终于在他面前展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