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owg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15章 直接殺了她熱推-7io9x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民妇斗胆猜测,将军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刺客,所以他的反应是,追随刺客们入了二皇子府,其实将军是想杀了刺客,保护二皇子!”
“这也是将军为何与刺客一同入府,身上被刺客刺伤的原因!”
瞧瞧,听一听,这话说的有理有据,竟让人有些反驳不了。
景玉宸看向大理寺卿,“不知道寺卿大人,如何看?”
杨琬琰拼命的摇头:“不是的,不可能,我从未做过,她撒谎,污蔑!”
杨琬琰愤怒的叫嚣着,她是冤枉的!
邹阳曜眸光复杂的看着倪莹莹,倪莹莹何时这么聪明了,似乎很奇怪。
之后他将目光落在杨琬琰身上,眸光阴寒,感觉到邹阳曜的眼神,杨琬琰瑟缩了一下。
如果倪莹莹的话成立,她就是罪人,如果倪莹莹的话不成立,邹阳曜就是罪人。
如果她反驳,等同是自己求活,定然是让邹阳曜无比寒心,对她失望……
选择很难!
景玉宸看着倪莹莹,有些好奇般的问道:“本皇子很想知道,杨琬琰与本皇子无怨无仇,为何要害本皇子呢?而且本皇子的人头只值五百两?他们还敢接任务?”
倪莹莹有些报赧的开口说:“民妇派人去查过,交易时,五百两足以买一个人的人头,但二皇子身份尊贵,五百两,只够伤及二皇子,涉及不了性命。”
所以那帮人才会那么菜,景玉宸一根汗毛都没有少。
景玉宸:“……”
协议上面只有卖凶组织的印章,没有杨琬琰的画押,如果搜查这家卖凶组织,在里面搜查到杨琬琰买凶杀人的档案,邹阳曜将彻底得救。
康学义沉默,目光悠长,一旁的景玉宸神色淡漠的扇着扇子。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呈上将军府内的账本。
康学义和景玉宸翻开查看了查看,上面清楚写着,杨琬琰支出银票五百两。
“将军府这么有钱?一个姨娘竟然可以预支五百两?而且她竟是一点积蓄都没有,支多少银票,就花多少钱买凶?”
“这个民妇就不得而知了,二皇子不如问一问这位杨姨娘!”
杨琬琰身子一抖,她觉得她比谁都要冤枉,可是张口喊冤,邹阳曜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杀死她!
“杨姨娘?”
被提及,杨琬琰咽了咽口水,她的回答关乎于,究竟是邹阳曜死,还是她死。
她只瑟缩着发抖着,并未及时回话。
如果想护着她,邹阳曜怕是早早就开口说了吧?
景玉宸没等到回答,他蹙着眉,问道:“哑巴了?”
杨琬琰害怕的开始磕头:“二皇子饶命二皇子饶命。”
这话等同是在承认一切都是她所为。
将军府的账本可以由倪莹莹伪造,买凶协议也可以伪造,就连杨琬琰也可以后知后觉做假证。
千年冥判
景玉宸眯起了眼睛,质问杨琬琰:“这个杀手组织,叫什么,地点在哪里,怎么交易,一一说出来。”
杨琬琰脸色发白,她如何说?她从未做过的事情如何说出细节?
她不停的发抖。
倪莹莹在一旁回应说:“除了二皇子府上遇刺那天,杨姨娘离开过将军府,其他时间并没有府上出入记录。”
“所以杨姨娘未曾出府,或许买卖付钱这种事情是杨姨娘身边的丫鬟下人所为!”
自然细节只有丫鬟下人知晓了,问杨琬琰,杨琬琰也不清楚。
養狐為禍
景玉宸眯起了眼睛,倪莹莹的回答妙哉妙哉,他不相信这是倪莹莹想出来的主意。
“既是她下人所为,那就将下人都抓起来,一个个的问,看看究竟是谁为杨姨娘办事,明知要的是本皇子的命,却还不加劝阻,助纣为虐。”
其实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买凶杀人,不过是景玉宸陷害邹阳曜的伎俩而已。
康学义没发现漏洞,对人吩咐道:“将这位杨姨娘下人都带过来!”
婚守初心
杨琬琰脸色发白,全身发软,她瘫痪一般,坐在地上,都坐不直,她开始哭泣,这次死了,死定了。
“曜……”她伸手拽着邹阳曜的手臂,双眼中蓄满了泪水:“曜,救我。”
邹阳曜应当清楚知晓,这不过是倪莹莹为了救他,而使用的诡计罢了。
永恒之凡人界
邹阳曜还没有开口说话,倪莹莹在一旁张口提示:“将军,当年你小时候有个女孩救你,被烫伤了,你一直觉得是杨姨娘救的你,可,她是冒领了他人功劳!”
杨琬琰不是想让邹阳曜救她么?
将这个说出来,杨琬琰哪里还有资本在邹阳曜的面前博同情?
邹阳曜诧异的看着倪莹莹,倪莹莹无奈叹息一声:“从前看在杨姨娘与二姐关系好的份上,我一直没说,可将军,妾身不想隐瞒了。”
星辰战舰
其实因为倪月杉在将军府大门口敲锣打鼓大闹那一日开始,关于这些事情已经传开了,根本不需要她告诉邹阳曜,等邹阳曜恢复了自由,自然会知晓。
邹阳曜现在在大理寺,暂时消息堵塞了而已。
经她的口告诉邹阳曜,邹阳曜现在就可以与杨琬琰决裂!
古代高手现代警察 张飞牌绣花针
杨琬琰脸色惨白如纸,她瞪向倪莹莹,怒吼出声:“你胡说八道!”
倪莹莹却是不屑的开口说:“你不过是吏部侍郎府中的庶女,当年宫宴你我皆没有资格去参加!你怎么可能是为将军挡灾的人!”
“将军当时本已经找到了相府,可二姐,她却咬定是你,而非是大姐!就因为你们同为庶出,你们关系好,就将这么大的恩情,推给了你!”
也不成全她!
“可怜的大姐,被烫毁了容颜,那天她高热不退,差点就死了,脸上散发着熟肉的味道,你说那该究竟有多疼!”
倪莹莹开始默默擦眼泪。
景玉宸不是说,邹阳曜只会记着杨琬琰的好吗?
狱卒不是一直说,这些天邹阳曜和杨琬琰在牢房中那是夜夜动情吗?
杨琬琰身为庶妾,凭什么跟她争?
她才是正妻!
邹阳曜心里掀起了波涛,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
“不,不,这不可能!”邹阳曜一直摇着头,嘴里重复着这句话。
他,他当时也以为是倪月杉啊!即便他追到了相府探望,可倪月霜一句话,竟然骗了他这么多年!
还有杨琬琰,竟然联合欺骗他,一直用当年的事情换取他的怜惜,他还为了杨琬琰休了倪月杉!
在将军府他那么羞辱倪月杉!
邹阳曜眸光逐渐泛红,他攥着拳头,周身的气息逐渐威严冰冷了起来。
他看向了杨琬琰,杨琬琰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杀意,杨琬琰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将,将军,不要冲动啊!”
武玄通神 不會飛的流星
邹阳曜扼住她的脖子,手中用力,杨琬琰呼吸顿时跟不上来了。
她用纤细的手指去扣邹阳曜的手指,可半点也扣不动。
“将……将军……”
杨琬琰的脸颊开始涨红,双眼开始充血……
倪莹莹被吓到了,邹阳曜发起脾气来,模样太可怕了。
倪月杉那几年在将军府是如何熬过来的?
康学义见邹阳曜这是要杀人,他拍了一下惊堂木:“来人,将邹阳曜拦下!”
现在的邹阳曜红了眼,着了魔,根本听不见康学义的声音,旁边官差上前,将邹阳曜与杨琬琰分开,杨琬琰这才得到了机会,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用力的咳嗽着。
看了一出戏,景玉宸觉得很妙,很精彩。
这时,堂外,有官兵走了过来,禀报:“大人,在将军府抓下人时,发现一个下人自尽了!那人是杨姨娘的贴身丫鬟,叫什么红柔的!”
杨琬琰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红柔,竟是她死了……
“啊,原来是红柔这个丫头替杨姨娘办事啊!”
倪莹莹故作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看向杨琬琰:“杨姨娘,你获罪,将军没事,真是皆大欢喜!”
所以赶紧认罪吧,替邹阳曜认罪吧!
邹阳曜眼中的猩红渐渐退却,他咬牙着,看向了坐在高位上的景玉宸,倪月杉现在是景玉宸的人!
他眯着眼睛,攥着拳头,然后再次看向了杨琬琰,那眼神依旧冷漠到让人胆寒。
原本看似平静的他,却是再次出手,只不过这次,他是直接扭断杨琬琰的脖子!
欺他瞒他,诓骗他,还让他对真正的救命恩人施以暴行,杨琬琰必须死!
在场人皆震撼在邹阳曜的凶残行为中……
倪莹莹吓的倒抽一口气,那声脖子断裂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还以为邹阳曜与杨琬琰是有真情在,不可能杀了她的!
“邹阳曜你竟然当着本官的面,杀人灭口!”
康学义恼羞成怒,杨琬琰这么重要的一个证人!
邹阳曜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康学义,嘲讽般的说:“大人面前现在摆着的证据还不够给这位杨琬琰定一个死罪吗?”
即是死罪之人,杀了又有何妨?
将臣
即便二人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可他却是没有一丝的同情与怜惜,只有绝情和狠毒!
————
我有一群鬼分身 血舞之牙
大家留言啊,单机码字好孤独,啊啊啊